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律师中介网 首页 社会百态 谎言天地 查看内容

皇帝的新衣

2014-12-5 09:31| 发布者: 皇帝未穿衣| 查看: 1914| 评论: 0|来自: 经典童话

摘要: 故事讲一个皇帝最喜欢穿新衣服,就被两个骗子骗了。骗子说,他们制成的衣服漂亮无比,并且有一种神奇的力量,凡是愚笨的或不称职的人就看不见。他们先织衣料,接着就裁,就缝,都只是用手空比划。皇帝派大臣去看好几 ...

故事讲一个皇帝最喜欢穿新衣服,就被两个骗子骗了。骗子说,他们制成的衣服漂亮无比,并且有一种神奇的力量,凡是愚笨的或不称职的人就看不见。他们先织衣料,接着就裁,就缝,都只是用手空比划。皇帝派大臣去看好几次。大臣没看见什么,但是怕人家说他们愚笨,更怕人家说他们不称职,就都说看见了,确是非常漂亮。新衣服制成的一天,皇帝正要举行一种大礼,就决定穿了新衣服出去。两个骗子请皇帝穿上了新衣服。旁边伺候的人谁也没看见新衣服,可是都怕人家说他们愚笨,更怕人家说他们不称职,就一齐欢呼赞美。皇帝也就表示很得意,裸体走出去了。沿路的民众也象看得十分清楚,一致颂扬皇帝的新衣服。可是小孩子偏偏爱说实心话,有一个喊出来:“看哪,这个人没穿衣服。”大家听到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笑了,终于喊起来:“啊!皇帝真是没穿衣服!”皇帝听得真真的,知道上了当,象浇了一桶凉水;可是事情已经这样,也不好意思再说回去穿衣服,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去。

以后怎么样呢?安徒生没说。其实是以后还有许多事情的。

皇帝一路向前走,硬装作得意的样子,身子挺得格外直,以致肩膀和后背部有点儿酸疼了。跟在后面给他拉着空衣襟的侍臣知道自己正在做非常可笑的事情,直想笑;可是又不敢笑,只好紧紧地咬住下嘴唇。护卫的队伍里,人人都死盯着地,不敢斜过眼去看同伴一眼;只怕彼此一看,就憋不住,哈哈大笑起来。

民众没有受过侍臣、护卫那样的训练,想不到咬紧嘴唇,也想不到死盯着地,既然说破了,说笑声就沸腾起来。

“哈哈,看不穿衣服的皇帝!”

“嘻嘻,简直疯了!真不害臊!”

“瘦猴!真难看!”

“吓,看他的胳膊和大腿,象退毛的鸡!”

皇帝听到这些话,又羞又恼,越羞越恼,就站住,吩咐大臣们说:“你们没听见这群不忠心的人在那里嚼舌头吗!为什么不管!我这套新衣服漂亮无比,只有我才配穿;穿上,我就越显得尊严,高贵:你们不是都这样说吗?这群没眼睛的浑蛋!以后我要永远穿这一套!谁故意说坏话就是坏蛋,反叛,立刻逮来,杀!就,就,就这样。赶紧去,宣布,这就是法律,最新的法律。”

大臣们不敢怠慢,立刻命令手下的人吹号筒,召集人民,用最严厉的声调把新法律宣布了。果然,说笑声随着停止了。皇帝这才觉得安慰,又开始往前走。

可是刚走出不很远,说笑的声音很快地由细微变得响亮起来。

“哈哈,皇帝没……”

“哈哈,皮肤真黑……”

“哈哈,看肋骨一根根……”

“他妈的!从来没有的新……”

皇帝再也忍不住了,脸气得一块黄一块紫,冲着大臣们喊:“听见吗?”

“听见了,”大臣们哆嗦着回答。

“忘了刚宣布的法律啦?”

“没,没……”大臣们来不及说完,就转过身来命令兵士,“把所有说笑的人都抓来!”

街上一阵大乱。兵士跑来跑去,象圈野马一样,用长枪拦截逃跑的人。人们往四面逃,有的摔倒了,有的从旁人的肩上窜出去。哭,叫,简直是乱成一片。结果捉住了四五十个人,有妇女,也有小孩子。皇帝命令就地正法,为的是叫人们知道他的话是说一不二,将来没有人再敢犯那新法律。

从此以后,皇帝当然不能再穿别的衣服。上朝的时候,回到后宫的时候,他总是裸着身体,还常常用手摸摸这,摸摸那,算作整理衣服的皱纹。他的妃子和侍臣们呢,本来也忍不住要笑的;日子多了,就练成一种本领,看到他黑瘦的身体,看到他装模作样,无论觉得怎么可笑,也装得若无其事,不但不笑,反倒象是也相信他是穿着衣服的。在妃子和侍臣们,这种本领是非有不可的;如果没有,那就不要说地位,简直连性命也难保了。

可是天地间什么事情都难免例外,也有因为偶尔不小心就倒了霉的。

一个是最受皇帝宠爱的妃子。一天,她陪着皇帝喝酒,为了讨皇帝的欢喜,斟满一杯鲜红的葡萄酒送到皇帝嘴边,一面撒着娇说:“愿你一口喝下去,祝你寿命跟天地一样长久!”

皇帝非常高兴,嘴张开,就一口喝下去。也许喝得太急了,一声咳嗽,酒喷出很多,落在胸膛上。

“啊呀!把胸膛弄脏了!”

“什么?胸膛!”

妃子立刻醒悟了,粉红色的脸变成灰色,颤颤抖抖地说:“不,不是;是衣服脏了……”

“改口也没有用!说我没穿衣服,好!你愚笨,你不忠心,你犯法了!”皇帝很气愤,回头吩咐侍臣:“把她送到行刑宫那里去。”

又一个是很有学问的大臣。他虽然也勉强随着同伴练习那种本领,可是一看见皇帝一丝不挂地坐在宝座上,就觉得象个去了毛的猴子。他总伯什么时候不小心,笑一声或说错一句话,丢了性命。所以他假说要回去侍奉年老的母亲,向皇帝辞职。

皇帝说:“这是你的孝心,很好,我准许你辞职。”

大臣谢了皇帝,转身下殿,好象肩上摘去五十斤重的大枷,心里非常痛快,不觉自言自语地说:“这回可好了,再不用看不穿衣服的皇帝了。”

皇帝听见仿佛有“衣服”两个字,就问下面伺候的臣子:“他说什么啦?”

臣子看看皇帝的脸色,很严厉,不敢撒谎,就照实说了。

皇帝的怒气象一团火喷出来,“好!原来你是不愿意看见我,才想回去。——那你就永远也不用想回去了!”他立刻吩咐侍臣:“把他送到行刑官那里去。”

经过这两件事以后,无论在朝廷或后宫,人们都更加谨慎了。

可是一般人民没有妃子和群臣那样的本领,每逢皇帝出来,看到他那装模作样的神气,看到他那干柴一样的身体,就忍不住要指点,要议论,要笑。结果就引起残酷的杀戮。皇帝祭天的那一回,被杀的有三百多人;大阅兵的那一回,被杀的有五百多人;巡行京城的那一回,因为经过的街道多,说笑的人更多,被杀的竟有一千多人。

人死得太多,太惨,一个慈心的老年大臣非常不忍,就想设法阻止。他知道皇帝是向来不肯认锗的;你要说他错,他越说不错,结果还是你自己吃亏。妥当的办法是让皇帝自愿地穿上衣服;能够这样,说笑没有了,杀戮的事情自然也就没有了。他一连几夜没睡觉,想怎么样才能让皇帝自愿地穿上衣服。

办法算是想出来了。那老臣就去朝见皇帝,说:“我有个最忠心的意思,愿意告诉皇帝。你向来喜欢新衣服,这非常对。新衣服穿在身上,小到一个钮扣都放光,你就更显得尊严,更显得荣耀。可是近来没见你做新衣服,总是国家的事情多,所以忘了吧?你身上的一套有点儿旧了,还是叫缝工另做一套,赶紧换上吧!”

“旧了?”皇帝看看自己的胸膛和大腿,又用手上上下下摸一摸,“没有的事!这是一套神奇的衣服,永远不会旧。我要永远穿这一套,你没听见我说过吗?你让我换一套,是想叫我难看,叫我倒霉。就看你向来还不错,年纪又大了,不杀你;去住监狱去吧!”

那老臣算是白抹一鼻子灰,杀人的事情还是一点儿也没减少。并且,皇帝因为说笑总不能断,心里很烦恼,就又规定一条更严厉的法律。这条法律是这样:凡是皇帝经过的时候,人民一律不准出声音,出声音,不管说的是什么,立刻捉住,杀。

这条法律宣布以后,一般老成人觉得这太过分了,他们说,讥笑治罪固然可以,怎么小声说说别的事情也算犯罪,也要杀死呢?大伙就聚集到一起,排成队,走到皇宫前,跪在地上,说有事要见皇帝。

皇帝出来了,脸上有点儿惊慌,却装作镇静,大声喊:“你们来干什么!难道要造反吗?”

一般老成人头都不敢抬,连声说:“不敢,不敢。皇帝说的那样的话,我们做梦也不敢想。”

皇帝这才放下心,样子也立刻象是威严高贵了。他用手摸摸其实并没有的衣襟,又问:“那么你们是来做什么呢?”

“我们请求皇帝,给我们言论自由,给我们嬉笑自由。那些胆敢说皇帝、笑皇帝的,确是罪大恶极,该死,杀了一点儿也不冤枉。可是我们决不那样,我们只要言论自由,只要嬉笑自由。请皇帝把新定的法律废了吧!”

皇帝笑了笑,说:“自由是你们的东西吗?你们要自由,就不要做我的人民;做我的人民,就得遵守我的法律。我的法律是铁的法律。废了?吓,哪有这样的事!”他说完,就转过身走进去。

一般老成人不敢再说什么。过了一会儿,有几个人略微抬起头来偷看看,原来皇帝早已走了;没有办法,大家只好回去。从此以后,大家就变了主意,只要皇帝一出来,就都关上大门坐在家里,谁也不再出去看。

有一天,皇帝带着许多臣子和护卫的兵士到离宫去。经过的街道,空空洞洞的,没有一个人;家家的门都关着。大街上只有嚓、嚓、嚓的脚步声,象夜里偷偷地行军一样。

可是皇帝还是疑心,他忽然站住,歪着头细听。人家的墙里象是有声音,他严厉地向大臣们喊:“没听见吗!”

大臣们也立刻歪着头细听,赶紧瑟缩地回答:

“听见啦,是小孩子哭。”

“还有,是一个女人唱歌。”

“有笑的声音——象是喝醉了。”

皇帝的怒火又爆发了,他大声向大臣们吆喝:“一群没用的东西!忘了我的法律啦?”

大臣们连声答应几个“是”,转过身就命令兵士,把里面有声音的门都打开,不论男女,不论大小,都抓出来,杀。

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。兵士打开很多家的大门,闯进去捉人;这许多家的男男女女、大大小小就一拥跑出来。他们不向四外逃,却一齐扑到皇帝跟前,伸手撕皇帝的肉,嘴里大声喊:“撕掉你的空虚的衣裳!撕掉你的空虚的衣裳!”

这真是从来没见过的又混乱又滑稽的场面。男人的健壮的手拉住皇帝的枯枝般的胳膊,女人的白润的拳头打在皇帝的黑黄的胸膛上,有两个孩子也挤上来,一把就揪住皇帝腋下的黑毛。人围得风雨不透,皇帝东窜西撞,都被挡回来;他又想蹲下,学刺猬,缩成一个球,可是办不到。最不能忍的是腋下痒得难受,他只好用力夹胳膊,可是也办不到。他急得缩脖子,皱眉,掀鼻子,咧嘴,简直难看透了,惹得大家哈哈大笑。

兵士从各家回来,看见皇帝那副倒霉的样子,活象被一群马蜂螫得没法办的猴子,也就忘了他往常的尊严,随着大家哈哈笑起来。

大臣们呢,起初是有些惊慌的,听见兵士笑了,又偷偷看看皇帝,也忍不住哈哈笑起来。

笑了一会儿,兵士和大臣们才忽然想到,原来自己也随着人民犯了法。以前人民笑皇帝,自己帮皇帝处罚人民,现在自己也站在人民一边了。看看皇帝,身上红一块紫一块,哆嗦成一团,活象水淋过的鸡,确是好笑。好笑的就该笑,皇帝却不准笑,这不是浑蛋法律吗?想到这里,他们也随着人民大声喊:“撕掉你的空虚的衣裳!撕掉你的空虚的衣裳!”

你猜皇帝怎么样?他看见兵士和大臣们也倒向人民那一边,不再怕他,就象从天上掉下一块大石头砸在头顶上,身体一软就瘫在地上。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上一篇:谎言天地版序下一篇:狼来了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