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律师中介网 首页 大千世界 食品安全 查看内容

起底人体胎盘黑市:私厨加工 每个卖千元

2017-5-23 11:04| 发布者: 小鱼儿| 查看: 180| 评论: 0|来自: 新华网-新京报

摘要:   5月15日中午,北京某小区内,两名胎盘倒卖者将烘干的胎盘打成粉末后,装入空胶囊内。这个胎盘是他们从某妇产医院收购而来,从清洗到加工完成,用时约一小时。胎盘倒卖者正在出租房内将胎盘煮水,捞出漂浮的杂质 ...

  5月15日中午,北京某小区内,两名胎盘倒卖者将烘干的胎盘打成粉末后,装入空胶囊内。这个胎盘是他们从某妇产医院收购而来,从清洗到加工完成,用时约一小时。

胎盘倒卖者正在出租房内将胎盘煮水,捞出漂浮的杂质。

胎盘倒卖者透过烤箱玻璃,观察烤箱中胎盘切片的状态。

胎盘倒卖者正在检查胎盘切片是否已被彻底烘干。

交易完成后,胎盘倒卖者拿着钱向医院走去。

  原标题:人体胎盘被倒卖 出租房变“制药厂”

  在北京一些医院,产妇分娩后的人体胎盘成为倒卖胎盘者眼中的“香饽饽”。

  他们长期盘踞医院,动用各种关系大量收购人体胎盘,然后制作“胎盘胶囊”高价卖出获利。一个400元收购的人体胎盘可以制成上百颗胎盘胶囊,每一颗胶囊标价10元。

  新京报记者暗访发现,一些私人团伙之间均有联系,并形成一个倒卖人体胎盘的关系网。他们的货源实现共享,只要给钱,每个团队之间可以相互交易。

  尽管原卫生部在10多年前就已明确: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买卖胎盘。但现实中倒卖胎盘的行为并未停歇。对处罚买卖胎盘的行为,目前在法律上仍处于空白地带。

  更大的风险来自于不明来历的胎盘本身,有医生说,如果胎盘感染乙肝、艾滋、梅毒等病毒,对食用者来说,有一定几率被传染疾病。

  5月15日上午10时,北京某妇产医院一楼大厅,40多岁的李萍坐在塑胶椅子上,神情略显紧张,目光不时望向产房的方向。

  突然,手机响了。

  她接通电话后,起身走到大厅人少的地方。讲完电话,她快步向产房走去。

  十多分钟后,她返回一楼大厅,神情放松地说:“拿到了两个胎盘,但不在我手里。”

  她说,怕被人看到,胎盘已让接应的同伴拿走了。这些胎盘将加工制作后出售。

  挂号“黄牛”医院购买人体胎盘

  李萍一开始只是做“黄牛”。

  2013年,李萍从山西老家来京,最初在一家物业公司打工。不到两个月就辞了工作。经好友王蓉介绍,她开始在某妇产医院做号贩子。

  “挂号费500元到800元一个。”她说,只要肯花钱,挂号、换床位都能搞定。

  做号贩子一段时间后,李萍开始参与王蓉等人的人体胎盘倒卖生意。

  3年多来,她的生意一直不错。

  到后来,她开始带一个4人小团队,盘踞该妇产医院,提供收购胎盘、加工制作及销售的一条龙服务。

  她说,从医院拿人体胎盘主要有两个渠道:一是从妇产科获取,“有路子,找的医护人员”;二是从产妇及其家属手中购买,前两天她刚从一个产妇那儿以400元的单价购买到一个胎盘。

  “有产妇来医院建档挂号时,我们会帮忙挂号,从产妇挂号到生产,这一路上都对产妇负责。”李萍说,在向产妇购买胎盘时,不能说是倒卖赚钱,而是说自用,不然人家不会卖给她。这也是他们的行内话术。

  5月15日,新京报记者以买胎盘为名,与李萍一同来到该妇产医院。她让记者在一楼大厅等着,她先去产房那边问问。

  十多分钟后,李萍回到大厅,轻声对记者说:“有货,我问了。”说完,她坐在椅子上等待。

  之后,出现了本文开头那一幕。

  见胎盘到手,李萍对记者说,每个胎盘先交200元押金,“这是规矩”。之后客户带上尾款,一手交钱、一手交货,交易完成。

123下一页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相关阅读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